图片 7

侵华日军细菌战商讨回看与展望,侵华日军三明细菌作战史实

日军在播撒毒剂。〔大久野岛毒气资料馆藏〕

中国学者自1982年开启了大量的七三一部队史证调查,以揭露其罪行为主要内容,主要依据苏联1950年出版的《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以及部分日本学者的成果展开研究,代表性成果有《日军七三一部队罪恶史》以及《日本帝国主义侵华资料选编:细菌战与毒气战》等。

原标题:罪证——侵华日军衢州细菌战史实

侵华日军;细菌战;研究

日军“防疫部门”在对市民集中进行“预防接种”。〔金成民主编:
《日本军细菌战图文集》, 第 113 页〕
《日军侵华图志》,山东画报出版社,总编辑张宪文

20世纪90年代末进入学术研究阶段

图片 1

20世纪80年代,森村诚一的纪实文学《恶魔的饱食》三部曲风靡日本,在日本的销量超过300万册,并在中国有多种译本印行。随着这一事件产生广泛影响,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相关史实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了学术界的持续关注。经过30余年的研究,中外学界在宏观上界定了细菌战是日本自上而下发起的有组织、有预谋的国家犯罪;在微观上对细菌实验、细菌战剂、预防免疫、防疫给水和医学伦理等展开专题研究,揭示了日军细菌战准备、实验和实施的全过程。时至今日,随着研究视角和方法的不断更新、史料整理的日趋系统以及东亚时局的风云变幻,日本细菌战问题仍具有可供挖掘的学术价值。因此,笔者尝试对过去30余年日本细菌战问题研究史展开系统回顾,进而确定其当下的学术位置,廓清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图片 2

细菌战研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

日军把健康者同染病者关押在一起进行传染实验。〔森村誠一:《続·悪魔の飽食》,
原书无页码〕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是日本细菌战问题研究的起步期,以史料证据的挖掘、整理和传播为主要内容。这一时期的研究力量以日本学者(包括部分中日民间友好团体)为主;研究视点聚焦于对七三一部队基本史实的调查和揭露细菌战罪证,主要依据七三一部队老兵口述史料和民间史料开展初步调查;研究内容涵盖七三一部队的基本史实、医学犯罪和战争责任等问题,发表了一系列学术研究成果,其中的代表性著作即《恶魔的饱食》。该书的写作方法是“文学”的,内容却具有高度的史学价值,大量使用了七三一部队老兵提供的“七三一部队本部航拍”“七三一部队要图”“细菌制造工厂略图”等照片和图纸,详细标注了七三一部队的区域分布、机构设置及功能设施等。同时,使用了大量七三一部队老兵的口述史料,将七三一部队的人体实验、细菌战的史实首次揭露出来,并对七三一部队战后轨迹和美国保存的细菌战资料进行了初步介绍。神奈川大学教授常石敬一的《消失的细菌战部队——关东军第731部队》和《医学者们的组织犯罪——关东军第731部队》;七三一部队老兵越定男的回忆录《太阳旗下的血泪》等也是代表性著作。在史料整理方面,日本不二出版社出版了《七三一部队作成资料》,复刻了日本陆军军医学校于1936年编写的《陆军军医学校五十年史》等。

图片 3

首先,研究视野在纵横两个方向上不断拓展。横向上,学者们突破“罪证史”的范畴,对细菌战给人类发展和自然生态带来的深远影响,以及人体实验给国际社会带来的人权、伦理和医学的严重危机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纵向上,在明确了细菌战犯罪事实的基本存在、战争责任、战争贻害和战后影响等问题后,微观问题成为新的研究视角和内容,即从全局意义的梳理和研究转移到对细菌战具体事例开展深入分析和总结。近些年,学术界主要是对日本细菌战术、细菌战剂、细菌战理论、细菌武器等问题开展研究。此外,学界对细菌战遗址的发掘、保护和利用,申请文化遗产及开展价值评估等应用领域的研究也成为热点。

图片 4

在史料整理方面,日本柏书房出版的《七三一部队细菌战资料集成》,收录档案总数逾5000页,主要是美国国家档案馆和国会图书馆解密的细菌战档案,涵盖了人体实验、细菌战、美日交易等核心内容,具有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各类原始档案的发现,使得相关研究向更深、更细的方向发展,也进一步揭露了日本细菌战反人类、反文明、反伦理的犯罪性质。特别是1998年“特别移送”档案的发现和公开,使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罪行成为一个重要的学术课题,涌现出了《七三一部队罪行铁证: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档案》《“特别移送”研究》和《细菌战》等代表性论著。

资料来源:季我努学社学术团队供图

研究日趋成熟立体

责任编辑:

经过多年积累,近十年来,学界对细菌战问题的研究更加成熟和立体,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图片 5

20世纪80年代,森村诚一的纪实文学《恶魔的饱食》三部曲风靡日本,在日本的销量超过300万册,并在中国有多种译本印行。随着这一事件产生广泛影响,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相关史实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了学术界的持续关注。经过30余年的研究,中外学界在宏观上界定了细菌战是日本自上而下发起的有组织、有预谋的国家犯罪;在微观上对细菌实验、细菌战剂、预防免疫、防疫给水和医学伦理等展开专题研究,揭示了日军细菌战准备、实验和实施的全过程。时至今日,随着研究视角和方法的不断更新、史料整理的日趋系统以及东亚时局的风云变幻,日本细菌战问题仍具有可供挖掘的学术价值。因此,笔者尝试对过去30余年日本细菌战问题研究史展开系统回顾,进而确定其当下的学术位置,廓清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方向。

对感染者乳头下病变部位切除取样。〔金成民主编:《日本军细菌战图文集》,
第 114 页〕

20世纪90年代末,学界对日军细菌战的研究真正进入到学术研究阶段。在此期间,各类原始档案逐渐被发掘、整理和使用;在研究视角上,虽然仍以“罪证史”为主要基调,但同时出现了医学、伦理学、法学(人权犯罪、对日诉讼)等新的维度;在研究力量上,中、美学者加入研究阵营,特别是中国学者,一方面通过大范围的细菌战受害情况调查,进一步收集和梳理细菌战档案文献;另一方面,1995年中国民间掀起的“对日诉讼”,促使学界开拓了细菌战法律诉讼方面的研究。美国学者谢尔顿·哈里斯的英文专著《死亡工厂: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依据美国国家档案馆Ⅱ馆的档案,全面揭露了美国掩盖日本细菌战犯罪的经过,还原了美日交易的全过程,深化了国际社会对日本细菌战的认知。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金玲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

日本科学研究所研究人员在研究实验中。〔小原博人等:《日本軍の毒气戦》,
第 73 頁〕

手术台上被残忍解剖的儿童。〔森村誠一:《悪魔の飽食》,原书无页码〕

1942年8月,日军七三一细菌战部队准备出发散发带菌食品。〔邱明轩编著:《罪证——侵华日军衢州细菌战史实》,第
13 页〕

图片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