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m美高梅秦赵长平之战,揭秘狂人白起

当时诸国之中战斗力最强的莫外乎赵国与楚国。赵国名将迭出,廉颇、赵奢与李牧等人军事才能杰出,但可惜的是,赵王却不断地自毁长城,“廉颇老矣”,弃用廉颇;“洎牧以谗诛”,诛杀李牧。楚国地大物博,兵源充足,但历经楚怀王时期的秦楚蓝田等大战,楚国也日渐削弱;但就是这样,秦始皇之时,王翦还是率领六十万大军才能最终亡灭楚国。


而赵国经长平之战就几乎再也无力阻抗秦军灭赵的步伐了。

白起自杀
白起,一称公孙起,郿人,秦国名将。秦昭王时由左庶长官至大良造,南征东伐,攻夺韩、赵、魏、楚等国许多土地,屡获战功。周赧王三十七年,因攻克楚国都城郢,封武安君。周赧王五十五年,在长平大败赵恬,坑杀赵国降卒40余万人。邯郸之战爆发,白起认为赵国对内息民厉兵,对外交结诸侯,时机不成熟,伐赵必败。秦昭王、范睢多次请他出任秦帅,托病固辞。昭王先后派王陵、王龁等为将攻赵,死伤者众多而无功。白起说:“不听臣计,今果何如?”秦昭王惭怒,见白起不为已用,夺其官爵,免为士伍,令迁之阴密。白起因病未行。周赧王五十八年十一月,昭王令白起起行,行至杜邮,秦王与范睢等谋议,以为白起之迁,其意怏怏不服,心怀怨诽,令使者赐剑,白起自杀。白起之死,标志着战国旧式英雄人物的终结。

赵括一到战场,秦王就暗中让白起出任秦军统帅。赵括贸然出击,白起假装战败,引赵括进入长平,然后任由赵军攻城秦军就是坚壁不出,然后悄悄地出兵二万五千截断赵军后路,完成包围;又派遣五千骑兵冲击赵军,将赵军一分为二,并同时动员秦国十五岁以上的男子上战场,去阻截赵国的援军与粮道。赵军断绝粮食四十六日,直至杀卒为军粮。古代就有“大军未出,粮草先行”之俗语,几十万大军每天要消耗多少粮食,而秦军又阻隔了粮道,割断了赵军的生命线。

周赧王五十三年,秦军完成了对韩国上党(今山西沁河以东地区)的包围,上党郡守冯亭为借赵军抗秦,献上党于赵,引起秦赵在长平大战。起初,赵王命廉颇为将,廉颇依凭险要地势坚壁增垒,采取固壁不战的策略,坚守长平三年,秦军久攻不下。周赧王五十年,赵王中秦反间计,改任赵括为将代替廉颇。秦国也派名将白起代替王龁担任主将。白起利用赵括只会纸上谈兵而且骄傲轻敌的弱点,交战时佯败后退。赵括以为秦军已败,率领赵军开垒出击,长驱直入攻击秦军营垒。秦军早有防备,赵军久攻不下。此时,白起派出两支奇兵,由左右两翼迂回,切断赵军退路。赵军被围困,只得筑垒坚守待援。秦王闻知,亲往河内(今河南黄河以北地区)征发年满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参加长平之战,堵截赵国援军,断绝粮道。九月,赵括将赵军分为四队,轮番冲击,终究未能突围。赵括被射死,40余万士卒被迫降秦。白起怕赵军日后反叛,只让年少体弱的240人归赵,其余全部坑杀于长平。秦赵长平之战,最终以赵国的惨败而告结束,赵军先后死亡达45万人,秦军也死亡过半。赵国实力由此大为消弱。

他在秦昭王50年自杀于杜邮,他为昭王拼杀整整37年,自己的青春、才华都耗在这一生的事业中;当然在他人生的最后两年,他也对不支持自己的昭王生出一些怨恨,甚至狂妄到对秦昭王与丞相说“不”,其理由也冠冕堂皇:自己生病了,自己病重了。在那些重大的战争中,他们君臣还是能同心同德。比如秦赵长平大战,前线是白起率军拼死阻击赵军,后方是秦昭王发布一级动员令,征用十五岁以上的男子支援前线作战。

秦昭王34年,他攻打魏国,斩首13万,他与赵将贾偃作战,将投降的两万赵国士卒沉于黄河之中。

一、他率领秦军攻城拔寨,且战无不胜。其战术素养极高,其手段又无所不用其极。

或许战国虽然纷乱不断,仁义却仍存于心间,白起在杜邮被赐自刎之前说,“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坑之,是足以死”。杀人如麻的残忍过后,是白起作为战争机器的悲凉反省,只是为时已晚。

白起是个战争狂人,更是一架冷血无情的战争机器?

在廉颇坚壁不战之时,秦王大放烟雾弹,说秦军不怕廉颇只怕赵括。赵王战时昏聩,只看到战争的表面而未能高瞻远瞩,更未能认识到战争的凶险,而轻信了流言中了秦王的反间计;弃用老成持重谋略高远的廉颇,而让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去统帅赵军去打一场关乎赵国存亡的大战,赵括既不被蔺相如看重,甚至被其父母认为若让他率兵打仗定会误国祸民害家。

然后射杀赵括,然后坑杀四十万赵国的降卒,只“遣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

三、他韬谋过人,战略高深。他的这些才华在秦赵长平之战中一显无疑。

秦昭王47年,他在长平大败赵军,而后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万,使得“赵人大震”。

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战场上东征南讨。他起于秦昭王13年,时任秦国左庶长的他率兵攻打韩国的新城。一年后升任为左更,率军攻打韩魏,斩首敌兵24万,之后任国尉。一年后担任秦国的大良造,秦昭王28年开始攻打楚国,夺取楚国都城郢,烧毁楚国祖庙,逼迫楚王迁都于陈,十四年后被秦昭王封赏为武安君。

他就这样在一场场残酷的实战中锻炼自己的作战谋划的能力,多次战场上的血腥杀戮,使得他心肠愈硬,愈发冷血,愈发泯灭人性。他是个冷血杀手,他残酷至极。

此时秦国上下就志在全歼这四十多万赵军了。可以想见,秦赵的正规军、后勤保障及各自的援军一时集中在这小小的长平,包围反包围,攻击与防御,刀枪并举,血肉横飞,千弩齐发,万人倒毙,硝烟弥漫,血流成河,天地山川为之黯然为之变色。悲壮复惨烈!我们可以想见那些高高在上者还在不断驱赶着在他们眼中视如犬羊的百姓去死人堆中求活命。

二、他对秦王忠心耿耿,大多数时候他们君臣同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