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上很强,为何未有独立为王

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韩信曾在项羽手下为郎中,但是他多次“以策干项羽,羽不用”,就投奔刘邦。开始刘邦对他也没有重用,因而有了“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萧何十分清楚韩信在军事上的才能,多次要求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韩信终于如愿,刚刚入汉的韩信即为指挥刘邦所属军队的最高司令官,使得“一军皆惊”。doM历史春秋网

当楚汉之争临近结束的时候,韩信还是手握几十万大军,控制着北方广大领土的大将,他的态度,对整个天下形势,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而那时韩信领兵在外,根本不受刘邦的控制,却乖乖地协助刘邦击败项羽,成就了汉家四百年的基业。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韩信离开项羽,投奔刘邦,这一条政治道路走对了。但他政治路线走对了,只有这一次,其它的许多事情都表明他政治上很弱。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其一,汉败于彭城,多王亡汉降楚,楚王急围汉王于荥阳,汉王作战多失利。而韩信军事上却很成功。他击败了魏王,定魏为河东郡;又击败了赵,斩陈余,擒赵王歇。刘邦使郦食其说齐王,已下齐七十余城,但是韩信另有企图,向齐地大举进攻,收齐五十余城,“齐王田广以郦生卖己,乃烹之。”郦食其实际是死于韩信之手。汉四年,齐皆降。韩信使人言于汉王:“齐地诡诈多变,是个反复无常的国家,南边又有楚国,如果不假封一个王来镇守这个地方,其势可能发生变化。我愿封为假王,听候驱使。”(齐伪诈多变,反复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汉王看到这封信大怒:“我困于荥阳,早晚望你来助我,现你却要自立为王,太不应该。”张良献了一计:“汉方不利,你能禁韩信自立为王么,不如顺势而立他为王,友善地对他,使他守好齐地。不然,变生。”汉王醒悟,又骂道:“男子汉大丈夫平定诸侯,就要求立个真王吧,又何必说立个假的骗人。”于是派张良前往立韩信为齐王。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从韩信向齐地大举进攻和要求封侯这两件事上说明,韩信跟随刘邦是另有企图的,他何尝不想自立为王,几分天下有其一,重新倒回到分封天下的局面?可见他的政治目光是浅短的。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其二,蒯通曾劝韩信,趁机称王,与刘邦、项羽三分天下。“时至不行,反受其殃。”应该做的事情时间到了就要去做,如果不做,就会反过来使自己遭殃。但韩信没有听蒯通的,说:“汉王授给我上将军的职位,给我数万军队,把他的衣服解下来给我穿,宁可自己挨冻,把他吃的省下来给我吃,宁可自己挨饿,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我才得以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别人十分亲信我,我背叛人家,是不祥的事。即使我死也不能改变对刘邦的一片情。”(汉王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故吾得以至于此。夫人深亲信我,我倍之,不详。虽死不易。)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由于韩信政治上很弱,带来心理上的优柔寡断。如果他是一个政治上很强的人,就会听信蒯通的,先三分天下,然后由自己统一全国。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do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其三,建立了全国统一政政后,韩信迁为楚王。楚之亡将钟离昧躲到韩信家中,韩信竟然接受了他。刘邦闻钟在楚地,诏楚捕昧。此时的韩信,初立国,“行县邑,陈兵出入”,即巡视下面的属地,总是威风凛凛带着一定规模的兵力出入。没有摆正自己诸侯国与中央的关系。有人告楚王韩信谋反,韩信知道事情不妙,逼钟离昧自杀。高祖伪游云梦泽,韩信献上钟离昧的人头,本以为平安无事,谁知“上令武士缚信,载后车。”直到这时,韩信才大呼:“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之后,范阳辨士蒯通出场了。他对韩信陈说厉害,并且最后向韩信说明他的处境,“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足下欲持是安归乎?”你韩信的功劳已经没什么可以赏赐的了,你韩信的威望,已经盖过了高祖刘邦,天下之大,谁能容得了你韩信做一个臣子呢?为今之计,除了自立为王,只有死路一条。可韩信犹豫不决,对蒯通说“先生且休矣,吾将念矣”,要好好想想。

1/2 12下一页尾页

再之后,韩信平定了齐地,手握重兵,这时候楚汉之争正在最紧要的关头,刘邦正需要韩信的军队来夹击项羽。可是,当刘邦的使者到达的时候,韩信并没有答应刘邦夹击项羽,而是,和刘邦谈条件,要做“假齐王”。试想,韩信如果真的认为刘邦待自己不薄,自己要知恩图报,他又怎么会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反而要挟刘邦谈条件要封赏呢?

当然,韩信还是想的太简单,毕竟时代在变,况且刘邦、吕后一班人的政治手腕和政治才能,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以致于楚汉战争刚结束,刘邦就用计收夺韩信兵权,等于废除了他这个有名无实的诸侯王。

早在韩信平定齐地之前,刘邦派了郦食其去劝说齐王,双方谈好了条件,齐王归降刘邦。此时的韩信,却采纳了蒯通的建议,不理睬郦食其和齐王的条约,挥军直进,占领了整个齐国。这件事的后果,就是齐王认为郦食其在诓骗他,下令把郦食其烹杀了。

更何况,武涉说的很明白,“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刘邦灭了项羽,下一个就轮到你了!韩信对此的回答是,汉王对自己“言听计用,故吾得以至于此”,多少还是值得怀疑的,毕竟,武涉已经详细地对韩信说过,刘邦这个人,“然得脱,辄倍约”,是相信不得的。不过,可能因为项羽当初对韩信十分冷淡,韩信对他派去的人没有好感,所以一下就拒绝了武涉。

所以,可以肯定,以韩信的聪明、谋略,绝对不会相信刘邦会一辈子善待自己,自然也不会把刘邦待自己的恩遇置于现实利益之上。韩信之所以没有背汉自立,并且与刘邦协同作战,在垓下歼灭了项羽最后的有生力量,还是因为根深蒂固的旧观念作祟,韩信压根儿不相信刘邦会真的对诸侯王下手。所以,他觉得自己做了齐王,就功德圆满了,奉刘邦为天下的共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信何许人也?那是秦末汉初的风云人物,谋略、智力都是超群的,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真的相信刘邦会一辈子待自己不薄呢?何况,“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他也不是不懂,在钟离昧自刎的场景中,《史记》里还出现过这句话。更重要的是,当时还有两个非常著名的辩士,向韩信反复陈说利害,韩信不可能不加以考虑。

公元前196年,“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被刘邦、吕后以谋反的罪名诛杀于宫中,临死之时,韩信感慨:“吾悔不用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其实,早在几年前,韩信就已经被夺了兵权,从原先的齐王,被贬为淮阴侯,并且迁到长安,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下。

史书上对此的解释是,韩信当初只不过是一介布衣,无权无势,当官当不了、赚钱赚不成,投靠项羽又不受重视,是刘邦让他封王拜相、光宗耀祖的,所以韩信感戴刘邦的知遇之恩,觉得刘邦待他不薄,自己没有理由背叛刘邦。并且,他只不过想做个“假齐王”,而刘邦却封他做了名正言顺的齐王,韩信也就心甘情愿地为刘邦效力、诛灭项羽了。

但是,回过头去再读记述韩信生平的《史记
淮阴侯列传》,就不能不对这样的解释产生怀疑。

汉朝建立之后,韩信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悲惨了,明明身为汉朝的开国功臣之一,还是有名的“汉初三杰”之一,却也是其中死得最惨的一个。但是在这之前,楚汉相争之际,韩信手中握有数十万大军,为什么他没有趁机造反,自立为王,而还是要听从刘邦?韩信又是否那么忠实于刘邦,还是说他并没有造反之心?

注意,这儿韩信并没有立刻批评蒯通,也没有说刘邦待自己有多好,而只是说要考虑考虑,这分明是在仔细玩味武涉和蒯通两个人的话。事实上,韩信压根儿就不相信刘邦会保他一辈子,他也没打算一辈子听刘邦的话。

因为在当时,天下封建割据的局面,由来已久,各诸侯国之间,相互侵伐,只是共同遵奉一个共主而已。秦始皇虽然统一了天下,毕竟年岁尚短,天下之人,都以为封建割据是常态,统一不过是一种暂态。至于韩信,他当然也难以例外,他绝不相信,刘邦会有那种削平四海、归于一统的想法,就算有也不可能实现。所以,他也觉得没有必要造成事实上三分天下的局面,而只要保有自己齐王的名号和封地就足够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第一个辩士是项羽派去的武涉。武涉劝韩信说,“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楚汉相争最紧要的关头,韩信已经是独立于刘项之外的第三方势力,他帮助刘邦,项羽就要灭亡,他帮助项羽,刘邦就要遭殃,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