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傅友德的人物事迹,明朝征南大将傅友德被害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论功行赏,晋封傅友德为颍国公,食禄三千石,再次授予免死和世袭铁券。

苏轼的生平事迹

傅友德世代为农,家境不是很宽裕。元朝末年,政治黑暗,民不聊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

元至正十年,农民起义军领袖 刘福通到砀山迎接
韩林儿,傅友德即投奔红巾军,成为起义军中的一名士卒。

元至正十七年六月,刘福通遣部将出击,傅友德随 李喜喜入关中。

元至正十八年四月,李喜喜进军巩昌,兵败后傅友德跟随他进入蜀地。这一年,
徐寿辉的部将
明玉珍占据重庆,攻打成都,尽有蜀地,傅友德便归顺明玉珍。因为不被明玉珍重用,傅友德又转而到武昌投奔
陈友谅。陈友谅让他协助丁普郎驻守小孤山。

元至正二十年闰五月,陈友谅杀徐寿辉,自称
汉帝,明玉珍与之断交,傅友德对陈友谅不满。

元至正二十一年八月, 朱元璋收复
安庆,进攻江州,驱兵至小孤山,陈友谅之将傅友德、
丁普郎率众来投,傅友德听说朱元璋前来,喜悦地说:“我得到了真正的主人了!”朱元璋一看到他就感到很特殊,立即提拔为将领,让其跟随
常遇春征战。

元至正二十三年,傅友德随常遇春救援安丰,掠取庐江而还, 朱元璋与
陈友谅双方发生了
鄱阳湖之战,傅友德从战鄱阳湖,驾轻舟挫败陈友谅军前锋。多处受伤,却愈战愈猛,又在泾江口拦击敌军。

元至正二十四年3月4日,朱元璋以武昌久攻不下,亲自前往视察军队。3月20日,朱元璋到武昌,对攻城很关心,诸将从城东南的高冠山可俯视城中,却被汉兵占据,诸将相互观望,不愿前进。傅友德率数百人一鼓先登,面颊虽中一箭,并未因此退却,拔箭再战,继而肋下又中一箭,仍不为所动,终夺高冠山。后傅友德被任命为“雄武卫指挥使”。

元至正二十五年七月,傅友德随朱元璋下淮东,攻取
张士诚江北辖区,破张士诚援兵于马骡港,缴获敌军战舰千余艘。闰十月,夺取
泰州,围困高邮,转战 江淮各地。

元至正二十六年八月,攻下湖州,攻破苏州。由于傅友德军功卓着,擢升为江淮行省参

图片 1

明洪武元年,傅友德又随徐达挥师北上,破沂州,下青州,攻莱阳,取东昌,很快就平定了山东。随后南下,平定汴洛。闰七月,会师河阴。傅友德为先锋,北渡黄河,克卫辉、安阳、磁州及广安,集结临清,分兵北进,攻占德州、沧州,直逼元大都,迫使元朝降明。十二月,又进军山西,攻占榆次,进军太原,元守将扩廓帖木儿来援,万骑突至,傅友德以五十骑冲却之,又夜袭其营,
扩廓帖木儿仓皇逃走,追至士门关,获其士马万计。又大败元将贺宗哲于石州、脱列伯于宣府。克复太原,山西平定。

明洪武二年三月,傅友德进军陕西,攻克临洮,平定陕西。而后出潼关,西进甘肃,克庆阳,捣定西,大破扩廓帖木儿。而后,移兵伐蜀,领前锋,夺略阳关,克汉中。蜀将吴友仁犯汉中,傅友德率三千骑兵救援,攻其山寨,又令兵士点燃十支火炬布于山上,蜀军惊慌撤退。傅友德因战功受到朱元璋的犒赏,赐白金、文绮。

明洪武三年十一月,朱元璋大封功臣。傅友德以其超群的武略,席卷天下之大功,位次列第二十八勋,授
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 荣禄大夫、
柱国、同知大都督府事,封为颍川侯,食禄一千五百石,赐免死铁券,子孙世袭。

洪武四年,朱元璋任命傅友德为征虏前将军,与征西将军汤和分道伐蜀。汤和率廖永忠等乘舟从水路攻瞿塘,傅友德率顾时等以步骑出陇西。朱元璋对众将说:“蜀人听说我军要西伐,必定将其全部精锐部分东守瞿塘,北阻
金牛,抵抗我军。如果出其不意,直捣阶、文,门户已毁,腹心自溃。兵贵神速,只怕军

图片 2

傅友德队不勇猛啊。”傅友德疾驰至陕,召集诸军声言兵出金牛,而暗地里却率军直趋陈仓,攀援岩石,昼夜行进。抵达阶州,击败蜀将丁世珍,攻克此城。蜀人弄断白龙江桥。傅友德军修桥渡江,攻破五里关,于是攻克文州。然后渡过白水江,直趋绵州。当时汉江水涨,不能渡江,傅友德军为此伐木营造战舰。为将军威通达瞿塘,于是便削成数千木牌,将攻克阶、文、绵的日期刻上,投入汉水,让它们顺流而下。蜀守军见后,全部解体。

当初,蜀人获悉大军西征,丞相戴寿等果然聚集所有部众防守瞿塘。等到听说傅友德攻克阶、文,直捣江油,才分兵支援汉州,以保成都。还未到达时,傅友德军已经在城下打败其守将向大亨,并对将士说道:“援军远道而来,听说向大亨兵败,便已经丧胆,无能为力了。”然后加以迎击,大败蜀人。遂拔汉州,进围成都。戴寿等驱象来战。傅友德下令以强弩火器冲击,身中飞箭却毫不后退,将士也殊死作战。大象调头而跑,踩死许多蜀人。戴寿等获悉其主明升已降,才登记府库、仓廪钱粮,反绑双手到军门投降。成都平定。然后分兵巡行未下州县,攻克保宁,将吴友仁捉拿押送京城,蜀地全部平定。傅友德进攻汉州时,汤和还屯军于大溪口。在江流中得到木牌后,这才进兵。而戴寿等此时已撤其精兵西救汉州,留下老弱防守瞿塘,所以廖永忠等才得以乘胜直捣重庆,降服明升。因为这样,太祖写作《平西蜀文》,盛赞傅友德功劳第一,廖永忠次之。回师之后,

洪武五年,傅友德随征西将军冯胜北征
大漠,大败元将失刺罕于西凉至永昌,大败元朝太尉朵儿只巴,获马牛羊十万余匹。而后,又攻占甘肃,射杀平章不花,降太尉锁纳儿等,至瓜沙州,

傅友德获金银印及杂畜二万余匹。当时,朱元璋共派出三路大军北伐,唯独只有傅友德大获全胜,七战七捷,创下传奇式的战功。

洪武六年,傅友德出雁门,为大军前锋,俘获平章邓孛罗帖木儿。还镇北平后,傅友德被朱元璋召还,陪太子讲武于荆山,俸禄每年又增加一千石。

洪武九年,傅友德再次率兵北伐,生擒伯颜帖木儿于延安,降甚众。

洪武十四年,随大将军徐达出塞,讨乃儿不花,渡北黄河,袭灰山,斩获甚众。

洪武二十三年,随晋王、燕王再征大漠,擒乃儿不花。还军驻元上都开平后,复征宁夏。

洪武二十四年,为征虏将军,备边北平,复从燕王征哈者舍利,追杀元朝辽王军队。此役,傅友德又施以诈计,追杀间忽令大军班师,敌军得知后便放松了警惕和防备。这时,傅友德又令大军悄悄地潜至黑岭,大破敌军。得胜后,出任练兵山陕总屯田事,加封太子太师。

明朝建立之初,贵州尚未归附,云南为元梁王把匝刺瓦尔密盘踞。

洪武十四年秋,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 蓝玉、
沐英为副将军,率步骑30万征

图片 3

傅友德云贵。傅友德率部至湖广,便分遣都督胡海等领兵5万经永宁赴乌撒,自率大军经辰州、沅州奔贵州,克普定、普安后直逼云南曲靖。元梁王遣司徒、平章达理麻领十余万精兵屯驻曲靖以抗拒明军。傅友德率部趁大雾逼近白石江边,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沿江摆开阵势,做出强行渡江的样子。达理麻也集中全部精锐把守白石江另一边,准备迎战。而傅友德则暗中另派数十人从白石江下游偷偷渡江,进至达理麻军后,鸣金击鼓,摇旗呐喊,达理麻闻报急撤将士抵御,引起江边元军的阵势骚动。这时,傅友德乘机挥师渡江,以勇猛且善游泳的兵士作先锋,攻破达理麻的前军,傅友德又令沐英率铁骑直捣达理麻中坚,元军大败,活捉了达理麻,平定了曲靖。

接着,傅友德又分遣蓝玉、沐英率师进军昆明,自率数万兵马奔乌撒,驰援胡海等部。元梁王得知达理麻失败被擒,便弃城逃跑,与妻子一起投滇池而死,元右丞观音保出城投降。

段氏占据大理,传了十代后到了段宝手上。段宝听说明太祖是从江南开奠基业的,便派他的叔叔段真从会川奉表向明朝廷投诚。洪武十四年,征南将军傅友德攻克云南,授予段明宣慰使的职务。段明派都使张元亨给征南将军送一封书信,说:“大理是与唐朝相互交好的外国,鄯阐实际上也是宋朝的玉斧画下来不要的国家。这两个地方很难驻扎军队,动用武力也没什么用。请求你依照
唐朝、
宋朝的事例,允许我们蒙氏、段氏独立成国,则我们会在每年的正月初一佩戴印章向你们通好,每两年向明朝廷献小贡一次,每三年献大贡一次。”傅友德看后很愤怒,羞辱了段明的使者。段明又送书信来说“:
汉武帝大动干戈,仅仅设置了一个益州郡,
元太祖亲自出征,也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鄯阐。请求你们还是班师回朝吧。”傅友德回书给段明说“:大明王朝是龙从淮河郊区起飞,统一海内。我们看不上汉朝、唐朝那些小小的智计,也看不起宋朝、元朝那些浅薄的图谋。我们明朝大军一到,神龙会来且助阵,天地也会与我们呼应。你们段氏承接了蒙氏的领地,运数在元代已经断绝了,只不过是宽待你们而延续至今。我们的军队已经歼灭了梁王,替你们报了世代的怨仇,你们此时不向朝廷投降还等什么?

傅友德仅用百余日就平定了贵州、云南。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论功行赏,晋封傅友德为颍国公,食禄三千石,再次授予免死和世袭铁券。

亲家 朱棡,女婿
朱济熺贵为九大攘夷藩王之一,藩王国地处山西冲要所在手握精骑重兵,且傅友德本人也常在山西前线布置防务。太子死皇孙幼蓝玉案后,傅友德因为跟蓝玉走的很近而且战功赫赫,更被朱元璋猜忌。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朱元璋召集文武大臣参加一个大型宴会,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口的那个守卫者没有按照规定佩带剑囊,当时他很生气,但是没有发作。这个守卫者不是别人,正是傅友德的儿子傅让。在大宴文武百官的宴会上,朱元璋忽然提起说对傅友德儿子傅让有些不满,傅友德起身告罪,朱元璋责备傅友德不敬,朱元璋命他提取二子首级,立刻,傅友德提着二儿子的头颅来到朱元璋的面前。朱元璋说“你怎么忍心。”,傅友德说:“不就是要我们父子的人头吗”,最后在朱面前自刎死,朱元璋当即暴怒不已,下令傅家所有男女全部发配辽东、云南。
[2]

图片 4

傅友德洪武五年,傅友德率领五千骑兵攻打西凉,击败元将失刺罕;后攻打
永昌,击败元太尉朵儿只巴,杀敌数千;攻打元军于扫
林山,活捉元朝平章,并杀敌五百余人;攻打 甘州,元将上都驴迎降;攻打
亦集乃路,元军守将 卜颜帖木儿开城投降;别笃山遇元
岐王朵儿只班的元军主力,击溃元军上万人,抓获平章长加奴二十七人,马驼牛羊十余万。元岐王朵儿孤身一人逃走;傅友德追至
瓜州,击败当地元军,缴获牛羊等大量战利品。

傅友德的仕途和命运并非一帆风顺。

对朱元璋滥杀功臣的做法,皇太子朱标曾极力反对。朱元璋便故意把一根长满刺的荆棘放在地上,令朱标拿起,朱标面有难色,朱元璋便对他说:你怕刺不敢拿,我把这些刺都给你去掉了,再交给你,难道不好吗?现在我杀的都是对国家有危险的人,除掉他们,你才能当好这个家!——这就是朱元璋滥杀功臣的动机和目的。

明弘治年间,晋王依惯例向皇帝请求让傅友德五世孙傅瑛袭下礼官仪之职,孝宗朱佑樘仍不允许。

开国功臣

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明太祖朱元璋突然对傅友德下了一道敕令:“赐死,爵除。”

贵州、云南地处我国西南,自古为少数民族聚居之处。早在三国蜀汉时,这里就接受历朝封爵,世代相承。明朝建立之初,贵州尚未归附,云南为元梁王把匝刺瓦尔密盘踞。

明洪武元年,傅友德又随徐达挥师北上,破沂州,下青州,攻莱阳,取东昌,很快就平定了山东。随后南下,平定汴洛。闰七月,会师河阴。傅友德为先锋,北渡黄河,克卫辉、安阳、磁州及广安,集结临清,分兵北进,攻占德州、沧州,直逼元大都,迫使元朝降明。十二月,又进军山西,攻占榆次,进军太原,元守将扩廓帖木儿来援,万骑突至,傅友德以五十骑冲却之,又夜袭其营,扩廓帖木儿仓皇逃走,追至士门关,获其士马万计。又大败元将贺宗哲于石州、脱列伯于宣府。克复太原,山西平定。

弃暗投明

傅友德世代为农,家境不裕。元朝末年,政治黑暗,民不聊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元至正十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刘福通到砀山迎接韩林儿,傅友德即投奔红巾军,成为起义军中的一名士卒。元至正十七年六月,刘福通遣部将出击,傅友德随李喜喜入关中。元至正十八年四月,李喜喜进军巩昌,兵败后傅友德随其入蜀。这一年,徐寿辉的部将明玉珍占重庆,攻成都,尽有蜀地,傅友德便归顺明玉珍。因为不被明玉珍重用,傅友德又转而到武昌投奔陈友谅。陈友谅让他协助丁普郎驻守小孤山。元至正二十年闰五月,陈友谅杀徐寿辉,自称汉帝,明玉珍与之断交,傅友德对陈友谅不满。

据《二十五史·明史·傅友德传》记载,洪武二十五年友德请怀远田千亩,帝不悦,曰:‘禄赐不薄矣,复侵民利,何居尔?不闻公仪休事耶?’”

洪武九年,傅友德再次率兵北伐,生擒伯颜帖木儿于延安,降甚众。

对于傅友德之死,历史上有许多人为他鸣冤叫屈。清代刑部尚书、诗坛盟主王士祯在《易居录》中叹道:“古来功臣之冤,未有如颍公之甚者!”他曾于康熙二十三年途经宿州符离,凭吊葬在此地的傅友德,并感而赋《符离吊傅颍川》一首。诗云:“跃马千山外,呼鹰百战场。平芜何莽苍,云气忽飞扬。寂寂通侯里,沉沉大泽乡。颍川汤沐尽,空羡伙颐王。”此诗的前四句极写傅友德生前的英风豪气,后四句则写其死后的落寞与沉寂,以强烈对比的手法衬托出傅友德命运的悲惨和赐死的冤屈,表达对朱元璋枉杀功臣的义愤。

明洪武三年十一月,朱元璋大封功臣。傅友德以其超群的武略,席卷天下之大功,位次列第二十八勋,授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同知大都督府事,封颍川侯,食禄一千五百石,赐免死铁券,子孙世袭。赐券文曰:“咨尔友德,以英毅之姿,逢鼎沸之时,群雄无所定,故择我以来归。事朕有年,扈从京畿,移镇安吉,战鄱阳,收鄂渚,征取江右,致讨淮东,功烈多为。及抚安彭城,前锋大利,威声远播,参佐外省。遂征齐、鲁、燕、冀、关、陕,尔绩尤着。今天下已定,论功行赏,朕无以报尔,是用加尓爵禄,使尓子子孙孙世袭……若犯死罪,尓免二死,子孙一死,以报尔功……”

洪武十四年秋,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将军,率步骑30万征云贵。傅友德率部至湖广,便分遣都督胡海等领兵5万经永宁赴乌撒,自率大军经辰州、沅州奔贵州,克普定、普安后直逼云南曲靖。元梁王遣司徒、平章达理麻领十余万精兵屯驻曲靖以抗拒明军。傅友德率部趁大雾逼近白石江边,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沿江摆开阵势,做出强行渡江的样子;达理麻也集中全部精锐把守白石江另一边,准备迎战。而傅友德则暗中另派数十人从白石江下游偷偷渡江,进至达理麻军后,鸣金击鼓,摇旗呐喊,达理麻闻报急撤将士抵御,引起江边元军的阵势骚动。这时,傅友德乘机挥师渡江,以勇猛且善游泳的兵士作先锋,攻破达理麻的前军,傅友德又令沐英率铁骑直捣达理麻中坚,元军大败,活捉了达理麻,平定了曲靖。

明嘉靖元年,云南巡抚何孟春上疏为傅友德立祠祭祀之,世宗朱厚熜下诏同意立祠,名曰“报功祠”。

傅友德,原籍宿州符离,后迁移至砀山。其为明初着名战将,大明王朝开国功臣。洪武三年十一月凭战功封颍川侯,洪武十七年四月论功又晋升为颍国公,食禄三千石,子孙世袭;然而,却又于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被明太祖朱元璋“赐死”,颇具扑朔迷离的传奇色彩。

元至正二十五年七月,傅友德随朱元璋下淮东,攻取张士诚江北辖区,破张士诚援兵于马骡港,缴获敌军战舰千余艘。闰十月,取泰州,围高邮,转战江淮各地。元至正二十六年八月,攻湖州,破苏州。由于傅友德军功卓着,擢升为江淮行省参知政事。

洪武二十四年,为征虏将军,备边北平,复从燕王征哈者舍利,追杀元朝辽王军队。此役,傅友德又施以诈计,追杀间忽令大军班师,敌军得知后便放松了警惕和防备。这时,傅友德又令大军悄悄地潜至黑岭,大破敌军。得胜后,出任练兵山陕总屯田事,加封太子太师。

122年后,大明王朝在李自成农民起义的浪潮中垮台了。朱元璋的第十二世孙福王朱由崧逃到南京,成立了“南明”小王朝。直到这时,福王才真正幡然醒悟,从《逆臣录》中把傅友德的名字抹去,为其平反昭雪,并追封其为“丽江王”,供入明朝功臣庙。

洪武五年,傅友德随征西将军冯胜北征大漠,大败元将失刺罕于西凉至永昌,大败元朝太尉朵儿只巴,获马牛羊十万余匹。而后,又攻占甘肃,射杀平章不花,降太尉锁纳儿等,至瓜沙州,获金银印及杂畜二万余匹。当时,朱元璋共派出三路大军北伐,唯独傅友德大获全胜,七战七捷,创下传奇式的战功。

南平云贵

北征大漠

傅友德死后,葬在其原籍宿州符离。

无罪赐死

元至正二十四年三月,傅友德随徐达攻庐州。攻下庐州后,又先后攻克彝陵、衡州、襄阳等地。攻安陆时,傅友德先后九处负伤,最终生擒敌将任亮。

明洪武二年三月,傅友德进军陕西,攻克临洮,平定陕西。而后出潼关,西进甘肃,克庆阳,捣定西,大破扩廓帖木儿。而后,移兵伐蜀,领前锋,夺略阳关,克汉中。蜀将吴友仁犯汉中,傅友德率三千骑兵救援,攻其山寨,又令兵士点燃十支火炬布于山上,蜀军惊慌撤退。傅友德因战功受上赏,赐白金、文绮。

历史是公正的判官。600多年来,傅友德并没用因为被朱元璋“赐死”而被世人遗忘,不仅其赫赫战功永垂青史,而且其英名也在巴蜀、大漠、云贵和江淮广袤的大地上传扬……

接着,傅友德又分遣蓝玉、沐英率师进军昆明,自率数万兵马奔乌撒,驰援胡海等部。元梁王得知达理麻失败被擒,便弃城逃跑,与妻子一起投滇池而死,元右丞观音保出城投降。傅友德仅用百余日就平定了贵州、云南。

元至正二十一年八月,朱元璋收复安庆,进攻江州,傅友德以兵挟丁普郎归顺朱元璋,被封为统兵大将。傅友德自投奔起义军以来,历时十余年,几经辗转,皆英雄难有用武之地,至此才算找到了明主。

于是,傅友德便和众多的开国功臣一样被朱元璋当作荆棘上的“刺”给除掉了,成为无辜的“牺牲品”。因此,傅友德之死是一桩被“无罪赐死”的冤案。

从表面上看,傅友德之被“赐死”似乎与两年前他向朱元璋请求赐给他怀远的一片土地有关。其实不然,如果是因为“请田”之事,那么为什么朱元璋当时没有对他“赐死”而拖到两年之后呢?况且,“请田”之事仅仅是一种“请求”,并未既成事实,“复侵民利”之说纯属子虚乌有。话又说回来,如果是因为“请田”之事,那也完全是一种“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洪武四年,朱元璋任命傅友德为征虏前将军,与征西将军汤和分道伐蜀。汤和率廖永忠等乘舟从水路攻瞿塘,傅友德率顾时等以步骑出陇西。朱元璋对众将说:“蜀人闻我西伐,必悉精锐东守瞿塘、北阻金牛以抗我师。若出不意直捣阶、文门户,既隳腹心自溃。兵贵神速,患不勇耳!”傅友德疾驰至陕,集结诸军,采取诈计,扬言攻取金牛,而暗中却领兵赴陈仓,攀援岩谷,昼夜兼程,先克阶州,再克文州,接着引兵至汉江,汉江水涨不得渡,傅友德便令部队伐木造船。同时,傅友德欲以军声通瞿塘,制木牌千余枚,上书攻克阶州、文州、绵州的日期,投江漂流,让下游的汤和知晓。汤和、廖永忠闻讯后急破瞿塘天险,兵抵重庆,迫使大夏国幼主明升投降。傅友德则乘胜捣江油,拔汉州,围成都。成都守将、大夏国丞相戴寿用象群与明军作战,傅友德以强弩火器冲之,象群身中流矢仍不后退,傅友德又领兵与象群作殊死拼杀,直杀得象群掉头奔跑,践踏敌兵,死者甚众,迫使戴寿出降。傅友德又克保宁,俘守将吴友仁,蜀地平定。朱元璋盛赞道:“论将之功,傅友德第一。”遂颁《赏颍川侯平蜀诏》,赏白金250两、彩缎20表里;又制《旌颍川侯平蜀文》,文中有诗赞曰:“师出以律,将奋扬扬。马嘶啼踏,画角声张。唯我颍侯,智勇难量。羌人稽首,壶浆道旁。劳我军行,绵汉是降。蠢尔戴寿,率众来当。一战披靡,据城且臧。旬日困逼,诸军请降。傅将功就,载歌瞿塘。”

我认为,傅友德被“赐死”另有隐情。朱元璋登基后,对跟随他南征北战打天下的开国功臣们极度恐惧,认为他们功劳大,威望高,足智多谋,个个都是“皇位的觊觎者”和心腹大患。为了确保朱明王朝长治久安,世代相传,必须将他们彻底翦除。于是,朱元璋利用胡惟庸、蓝玉之狱先后诛杀了韩国公李善长、左丞相胡惟庸、右丞相汪广洋、申国公邓镇、凉国公蓝玉等数十名开国功臣,同时受株连被杀戮的竟达四万五千人之多。在二案之外,还诛杀了宋国公冯胜、德庆侯廖永忠、江夏侯周德兴、临川侯胡美、永嘉侯朱亮父子、定远侯王弼、颍川侯傅友德,等等,可谓“元功宿将相继尽矣”!魏国公徐达,是朱元璋的同乡,在朱元璋“起事”时“仗剑从军”,为开创朱明王朝立下盖世之功,被誉为“第一功臣”。徐达在洪武十八年背生疽疾,经治疗已有好转,而朱元璋却因其“功高震主”要除掉他,“忽赐膳,魏公对使者流涕而食之”,不日即死。这又是一次“谋杀”!

洪武十四年,随大将军徐达出塞,讨乃儿不花,渡北黄河,袭灰山,斩获甚众。

西伐巴蜀

元至正二十三年,朱元璋率军解救洪都之围,傅友德随军前往。在鄱阳湖大战中,傅友德率兵驾轻舟冲进敌阵,短兵相接,杀敌负伤。八月,陈友谅从湖口突围,中箭身亡。陈友谅之子陈理与部将张定边撤退时,傅友德带伤截击于泾江口。九月,朱元璋兵围武昌,至第二年二月,计围困六个月,久攻不下。与诸将站在武昌城东南的高冠山上,俯瞰被汉军坚守的武昌城,固若金汤,诸将相顾,面面相觑,无人敢于前去破城。傅友德率数百人,一鼓夺之,被流矢击中面颊、洞穿臂膀,然而傅友德面无惧色,浴血奋战,终于攻克武昌。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经此一战,傅友德因功晋升为雄武卫指挥使。

洪武二十三年,随晋王、燕王再征大漠,擒乃儿不花。还军驻元上都开平后,复征宁夏。

洪武六年,傅友德出雁门,为大军前锋,俘获平章邓孛罗帖木儿。还镇北平后,傅友德被朱元璋召还,陪太子讲武于荆山,俸禄每年又增加一千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