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解放军授衔时唯一的,独腿将军

在1955年授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众多开国将军中,有13位独臂、独腿、独脚将军。毛泽东曾评价说:“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独腿、独脚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而在这13位残疾将军中,独脚将军只有一个。就是这位将军,不仅经历了战争的洗礼,九死一生,而且着作等身,被中国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成为第一位闻名军内外的将军作家——他就是谢良。

由于伤脚实在不能动弹,谢良只得将绑带的一头系在脖子上,另一头绑在受伤的左脚上,用手扶地,顺着山沟一蹭一蹭地爬。终于,谢良看见远处有羊。有羊就有人家,谢良看到了希望。天黑时,他终于爬到了牧人的帐篷外。可由于敌人的反动宣传,主人不敢收留他,只同意把谢良安排在离帐篷200米远的一条山沟里,一天送两顿饭,每顿半碗米汤。第三天上午,正躺在沟埂上晒太阳的谢良突然被路过的敌人发现,且当中有人喊他“谢政委!”原来此人是西路军第五军的一个通信员,被俘后当了敌人的骑兵。敌人见抓住了红军的一个团政委,就立刻将他送去邀功请赏。从此,谢良受尽了马家军的折磨与虐待,但他一直坚贞不屈。

核心提示:中国作家协会在审查谢良的入会资料时,发现在那厚厚一叠申报材料中,有一份显得特别有分量。“谢良,1915年4月生,江西兴国长冈乡塘石村人。1930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连指导员、团、师政委。1955年授少将军衔。”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向马家军指名要被俘的红军团以上干部,谢良随即被释放并送往兰州治疗。由于谢良的伤势已严重恶化,为保住其性命,医院只得锯掉那只早已冻坏了的左脚。从此,谢良成了独脚将军。

为了不影响士气,谢良没有声张,直到再次把敌人击退,才发现左脚已是血流如注。由于子弹深深地嵌入脚内,而军团卫生部的医疗条件极差,不仅子弹取不出来,就连消炎药也没有,医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伤口发炎、化脓。不久,伤情急剧恶化,谢良突然发起了高烧。为了让他退烧,医生从野外搬来一脸盆冰块,把谢良受伤的左脚架在脸盆上,脚上面放置冰块以降温。10多天后,谢良的烧总算退了,但脚却坏死了。

1935年,谢良就任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第三十七团政委。在贵州官渡河战斗中,谢良奉命率团阻击并吸引、牵制四川军阀刘湘教导师9个团。经过4天的运动战,谢良终于把教导师按计划牵到了温水。第五天,教导师发现同他们周旋的仅仅是一个团,并不是什么红军主力。敌教导师被激怒了,向我第三十七团发起了猛烈进攻。谢良从容指挥,沉着应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敌教导师无计可施,只好仓皇撤退,掉头追赶红军主力。而红军主力抓住战机,在娄山关和遵义歼敌两个多师,取得了长征以来第一个重大胜利。谢良因率部阻击有功,受到中革军委的电令嘉奖。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10年第19期 作者:颜梅生
原题为《谢良:将军作家第一人》

为了不影响士气,谢良没有声张,直到再次把敌人击退,才发现左脚已是血流如注。由于子弹深深地嵌入脚内,而军团卫生部的医疗条件极差,不仅子弹取不出来,就连消炎药也没有,医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伤口发炎、化脓。不久,伤情急剧恶化,谢良突然发起了高烧。为了让他退烧,医生从野外搬来一脸盆冰块,把谢良受伤的左脚架在脸盆上,脚上面放置冰块以降温。10多天后,谢良的烧总算退了,但脚却坏死了。


时间:2012-12-2 14:14:49 来源:不详

1933年初,18岁的谢良被任命为红七军团第十九师第五十九团第三营第九连指导员。仅过了3天,谢良奉命率尖兵连急行军五六十里,袭击驻金溪县城的国民党第八十八师的一个步兵团,以配合兄弟部队作战。战斗仅用了几十分钟的猛烈冲击与扫射,便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有效地牵制了敌人。两个多小时后,反应过来的敌人得知与其作战的红军只有一个连,于是立即组织一个营的兵力实施反冲锋。谢良在用轻机枪向敌人扫射时,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肺部,打碎左肩骨。经简单的止血、包扎后,谢良被送进了后方医院。手术后,谢良在病床上躺了49天,伤口却仍时好时坏,化脓不止。经过仔细检查,才发现是手术太糙,伤口中还有四五块碎骨没有取出来。

由于伤脚实在不能动弹,谢良只得将绑带的一头系在脖子上,另一头绑在受伤的左脚上,用手扶地,顺着山沟一蹭一蹭地爬。终于,谢良看见远处有羊。有羊就有人家,谢良看到了希望。天黑时,他终于爬到了牧人的帐篷外。可由于敌人的反动宣传,主人不敢收留他,只同意把谢良安排在离帐篷200米远的一条山沟里,一天送两顿饭,每顿半碗米汤。第三天上午,正躺在沟埂上晒太阳的谢良突然被路过的敌人发现,且当中有人喊他“谢政委!”原来此人是西路军第五军的一个通信员,被俘后当了敌人的骑兵。敌人见抓住了红军的一个团政委,就立刻将他送去邀功请赏。从此,谢良受尽了马家军的折磨与虐待,但他一直坚贞不屈。

此后,为了保卫毛泽东、党中央,掩护红一、红四方面军休整,谢良奉命三过夹金山阻击尾随之敌。1936年10月,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宣告红军长征胜利结束。为建立河西根据地,红四方面军奉中央军委的命令改编为西路军,西渡黄河,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西征战役。11月29日,时任西路军第二十三师政委的谢良率部到甘肃山丹十里铺阻击敌人。虽然打退了敌人马禄的骑兵旅、韩德功的步兵旅的3次集团冲锋,但第二十三师也损失惨重。下午3时许,敌人发动第四次冲锋,正在指挥作战的谢良突然感到左脚发凉,原来是自己受伤了。

为防止得坏血病,在没有进行麻醉的情况下,医生用一把大剪刀将谢良的脚趾连同前脚掌剪掉,谢良痛得昏厥了过去。醒来时,他的左脚已形同虚设,从此成了残废。医务主任难过地告诉他:“如果有退烧消炎药,是不会坏的。”谢良平静地说:“革命总要付出代价,我这一只脚算不了什么。”鉴于形势所迫,为缩小目标,最终部队只好分散行动。谢良由警卫员、给养员搀扶着,一瘸一拐地朝北面的大森林撤去。随着敌人的连续搜山,牺牲不断增大,为最大限度地保存革命力量,谢良让警卫员、给养员分吃了最后一点炒面后,命令各自分散突围。

谢良:1915年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1930年,15岁的谢良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八师炮兵连政治委员,第二十四团连政治指导员,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第三十七团政治委员,西路军第三纵队第二十三师政治委员,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留守处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冀鲁豫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平原省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第六高级步兵学校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政治委员,炮兵学院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谢良:1915年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1930年,15岁的谢良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八师炮兵连政治委员,第二十四团连政治指导员,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第三十七团政治委员,西路军第三纵队第二十三师政治委员,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留守处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冀鲁豫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新中国[注: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拼音:zhōnɡ huá rén mín ɡònɡ hé ɡuó 英语:the
People s Republic of China
,]成立后,任平原省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第六高级步兵学校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政治委员,炮兵学院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政治委员。wwW.lSQn.CN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在1955年授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众多开国将军中,有13位独臂、独腿、独脚将军。毛泽东曾评价说:“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独腿、独脚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而在这13位残疾将军中,独脚将军只有一个。就是这位将军,不仅经历了战争的洗礼,九死一生,而且着作等身,被中国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成为第一位闻名军内外的将军作家——他就是谢良。

九死一生书写“独脚”传奇

九死一生书写“独脚”传奇

为防止得坏血病,在没有进行麻醉的情况下,医生用一把大剪刀将谢良的脚趾连同前脚掌剪掉,谢良痛得昏厥了过去。醒来时,他的左脚已形同虚设,从此成了残废。医务主任难过地告诉他:“如果有退烧消炎药,是不会坏的。”谢良平静地说:“革命总要付出代价,我这一只脚算不了什么。”鉴于形势所迫,为缩小目标,最终部队只好分散行动。谢良由警卫员、给养员搀扶着,一瘸一拐地朝北面的大森林撤去。随着敌人的连续搜山,牺牲不断增大,为最大限度地保存革命力量,谢良让警卫员、给养员分吃了最后一点炒面后,命令各自分散突围。

此后,为了保卫毛泽东、党中央,掩护红一、红四方面军休整,谢良奉命三过夹金山阻击尾随之敌。1936年10月,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宣告红军长征胜利结束。为建立河西根据地,红四方面军奉中央军委的命令改编为西路军,西渡黄河,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西征战役。11月29日,时任西路军第二十三师政委的谢良率部到甘肃山丹十里铺阻击敌人。虽然打退了敌人马禄的骑兵旅、韩德功的步兵旅的3次集团冲锋,但第二十三师也损失惨重。下午3时许,敌人发动第四次冲锋,正在指挥作战的谢良突然感到左脚发凉,原来是自己受伤了。

1935年,谢良就任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第三十七团政委。在贵州官渡河战斗中,谢良奉命率团阻击并吸引、牵制四川军阀刘湘教导师9个团。经过4天的运动战[注:
运动战是一种军事作战方式,依托较大的作战空间来换取时间移动兵力包围敌方,以优势兵力速战速决。-yundongzhan],谢良终于把教导师按计划牵到了温水。第五天,教导师发现同他们周旋的仅仅是一个团,并不是什么红军主力。敌教导师被激怒了,向我第三十七团发起了猛烈进攻。谢良从容指挥,沉着应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敌教导师无计可施,只好仓皇撤退,掉头追赶红军主力。而红军主力抓住战机,在娄山关和遵义歼敌两个多师,取得了长征以来第一个重大胜利。谢良因率部阻击有功,受到中革军委的电令嘉奖。

1933年初,18岁的谢良被任命为红七军团第十九师第五十九团第三营第九连指导员。仅过了3天,谢良奉命率尖兵连急行军五六十里,袭击驻金溪县城的国民党第八十八师的一个步兵团,以配合兄弟部队作战。战斗仅用了几十分钟的猛烈冲击与扫射,便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有效地牵制了敌人。两个多小时后,反应过来的敌人得知与其作战的红军只有一个连,于是立即组织一个营的兵力实施反冲锋。谢良在用轻机枪向敌人扫射时,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肺部,打碎左肩骨。经简单的止血、包扎后,谢良被送进了后方医院。手术后,谢良在病床上躺了49天,伤口却仍时好时坏,化脓不止。经过仔细检查,才发现是手术太糙,伤口中还有四五块碎骨没有取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