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何以非要送死,说出康祖诒和廖天一阁主的区分

就如著名学者章士钊曾评价的那样,:“谭氏北上的用意,绝非效忠清廷”,而是“先为北京之行,意覆其首都以号召天下。……在他看来,以谭嗣同的天纵之才,岂能为区区满清皇室所收买?

关于戊戌变法,从来不是我国史学界的热门话题,原因是忌讳太多。至于谭嗣同以”颈血唤醒民众”目的之说,多数社会学者不忍心质疑其价值。首先,戊戌变法的目的何在?革除的是什么?促生的是什么?众说唯一的是废除专制独裁,确立君主立宪的民主政体。这需要两个必备条件:一是工业化大生产的需要,二是多数民众的文化素养以及对政治的关切。此二条件于当时都不具备。因此,谭嗣同的颈血只能吓退当时的民众,也只能告诉当时屈指可数的政治精英;民主政治是不能靠和平的变法维新所能实现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由于谭嗣同是个真正的革命派,因此他在维新革命中,变得最为积极。例如威胁袁世凯发动政变,抓捕慈禧和荣禄,就是他的手笔。除了谭嗣同以外,维新派之中,无人有这种胆气。而正是这种胆气,也让谭嗣同毅然留在中国慷慨赴死。或许在他看来,自己的鲜血有助于国人认清满清的腐朽、愚昧与不可救药。后来的许多革命党,确实是感动于谭嗣同的牺牲,才走上了反清的道路。

回答:

“马足蹴中原,中原墟矣,锋刃拟华人,华人糜矣,……锢其耳目,桎其手足,压制其心思,绝其利源,窘其生计,塞蔽其智术,繁拜跪之仪,以挫其志节,而士大夫之才窘矣,立著书之禁,以缄其口说,而文字之祸烈矣”

谭嗣同属牛的,他的牛脾气上来了,跟袁世凯说要用所练新军捕杀保定直隶总督荣禄,兵围颐和园软禁杀掉慈禧老佛爷。最后被袁世凯卖了,谭嗣同牛脾气又上来了,宁死不外逃,引颈对大刀,要用自己的满腔鲜血给戊戌变法开路,为更大的辛亥革命作药引子,用改朝换代之法治中国的病。最后,谭嗣同的目的达到了,这就是牛脾气。就像一男一女两人打架,女的拿刀要拼命,男的就申脖子让女的杀,女的还真下手砍了他

一方面,满清在开国初期,对江南百姓杀戮过多,扬州十日、江阴之屠,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同时,满清为了维护自己的异族统治,竭力打压士人的思想,制造了惨烈的文字狱。在他看来,对于中国的落后,满清统治者必须负主要责任。

第一句:“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他说历代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牺牲奠基成功,他要为中国变法而牺牲,其目的是解决中国“不昌”的问题,足见谭嗣同爱国改革的牺牲精神。本来有充分的时间偷偷跑掉,依然用自己的牺牲响晚清封建势力做最后的不屈反抗。他又如何会逃走?

谭嗣同那么憎恨清朝,为何不直接选择武装革命,反而还和康有为一起维新变法呢?原来,康有为的一句政治口号,深深将他吸引。这句话便是“保中国不保大清”。他希望利用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打入到清廷内部。

图片 1回答:

图片 2

回答:

为此,谭嗣同在笔记中大骂满清统治者。他斥责满清皇族爱新觉罗为“客帝”(即外国皇帝)甚至“贱类”。很显然谭嗣同与将清朝视为圣朝的康有为完全不同。

变法没有不流血的,成功没有不牺牲的,保持这个观念的老谭,义无反顾,一片赤诚,愿意以自己的热血换来民众的觉醒,以自己的身躯铺就变法的通途。壮哉!惜哉!满族的愚民统治下,民众麻木已入骨髓,精英目光仍浅,顽固势力仍广,此血注定白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老朽个人对谭嗣同的评价是以维新者而生,以革命者而死,任侠仗义,果敢无畏,这才是谭嗣同千秋不朽的价值所在。当然,这也只是我一家之见,欢迎诸君指正。

此外,谭嗣同在从事维新事业期间,还利用各种手段,将士人们潜移默化成革命党。例如,他在开办新式学堂时,专门将《明夷待访录》、《扬州十日记》等反清书籍,秘密散发给学生阅读。

回答:

图片 3

回答:

图片 4

那么他的赴死才有了真正的意义,他要用自己的死来警示后来者,维新变法之路是走不通的。他所说的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其实是在说只有流血牺牲才能救国图强,不要再幻想付出很少的代价就能成功,妄想即不造成社会破坏又要强国富民是一条死路而已。后来怀着救国之志的青年们也果然大多放弃了维新之路,转而选择流血革命。

1932年,有学者探寻了谭嗣同位于湖南浏阳的故居,从一个旧箱子内,发现了谭嗣同的一本笔记。在笔记中,学者们竟惊讶的发现:谭嗣同根本不是什么资本主义改良派,而是和孙中山一样,都是革命派。

其实对于谭嗣同这是很正常的,那一代的的目标是救国救民,维新也好,革命也罢,都是手段而已。如果维新能够成功,就可以避免革命造成的巨大社会破坏,何乐而不为呢?换言之,在1898年之前,谭嗣同的思想是维新和革命之间摇摆,没有一定的倾向,对于谭嗣同来说这两者区别不大。

众所周知,康有为主张依靠光绪皇帝,变法强国,是个十足的保皇派。而在谭嗣同的笔记中,他却没有丝毫的“忠君”思想,相反他还将清朝皇帝骂的狗血淋头。例如他在笔记中反复回顾清军入关以来对汉人的种种暴行——

回答:

图片 5

谭嗣同是主谋,他也是六君子中家境最好的。他走掉朝廷就可能杀他全家。他没走,朝廷敬他孝义,放过了他做巡抚的老父亲。大孝子,虽然太激进了。袁世凯会听他的主张么?政变杀西太后,天下大乱。不是袁世凯背叛,袁世凯压根就不同意他们这么做。同朝为官,共同参与改革就是朋友,轻举妄动,谋杀君长就是乱臣大逆。戊戌六君子害了光绪,掐灭了光绪中兴的一丝火苗。康谭等人就象文革时的四人帮,皇帝身边的红人,其实毫无军政根基,纸上谈兵而已。慈禧太后没有株连九族,也算大慈大悲了!同时也说明,她对所谓的戊戌变法很轻视,看做是小孩子淘气的把戏,有什么好株连的呢?

最终,直到谭嗣同牺牲时,他仍是个坚定的革命派。例如他在给反清志士毕永年的绝笔信中曾这样写道:“此行足为贵种觅一遗种之处乎?”也就是说,希望他给汉人在海外找到一块存身之地。

回答:

此外,对“中兴”清廷的曾国藩、左宗棠等湖南籍名臣,同为湖南人的谭嗣同也极为厌恶,骂他们“负天下之大罪”,指责其效命异族“乃不以为罪,反以为功”。在他看来,曾国藩和左宗棠不过是异族屠杀汉族的刽子手而已。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深想起来可能牵扯很多,老朽一家之见是我们先得搞清楚谭嗣同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维新派,这是他决定赴死是否有意义的关键所在。如果他如当时康梁一般的纯粹维新派,个人觉得他的死毫无意义,因为确实只有保存有用之身,才能有继续变法的希望。而且他们在逃亡在外,光绪皇帝反而可能更安全,迫于外部压力,保守派未必敢直接杀害光绪。

谭嗣同,“戊戌六君子”之一。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谭嗣同拒绝了康有为让他避难日本的建议,毅然留在中国,慷慨赴死,留下了一段壮烈的传说。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这种舍我其谁的责任感,即使过了百年,读之仍让人壮心不已。

绿窗明月在,青史古人空!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出现了很多动人的,感人的,令人终身难忘的史实,史迹,史情,史诗;为后人提供了大量的认知及研判,也是我辈应该认真学习及好好总结的历史经验。

总而言之,谭嗣同是个伟大的革命先驱,满清王朝的覆灭,我们应该记住他的功劳,正是因为他的鲜血和生命,才感染了世人,让这场维新革命永垂不朽。相比于保皇的康有为,他对满清没有丝毫的幻想。因此,康有为才会逃亡日本,希望重新被满清起用。而谭嗣同,却以死报国,打消国人对此王朝的幻想。而这才是,康有为跑路,而谭嗣同慷慨赴死的真正原因。

但是现实泼了谭嗣同一盆冷水,变法失败了,对于康有为等纯粹维新派来说无非是再找机会卷土重来。但对于谭嗣同来说这一切的意义是不同的,他开始隐约明白在中国维新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么剩下的就只剩下革命。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的鼓动袁世凯起兵,这其实已经是革命派的手段,也就是说谭嗣同的思想或者手段最终还是回到了革命派的行列。

然而,谭嗣同慷慨赴死的心路历程又是怎么样的呢?为何在变法失败后,康有为选择了跑路,而谭嗣同却选择了牺牲呢?上世纪30年代出现的一本笔记,为我们揭示了答案。

还有,当时一同参与变法的人很多都已经被捕,他们都是些志同道合的仁人志士,作为主要人物,康梁两位为了保存实力东山再起已经离去,谭嗣同不敢再走,他要留下来与他们共赴黄泉。

图片 6

1898年初光绪皇帝实行变法,“百日维新”后因康有为等变法激进,遇顽固派百般阻挠变法,加之用错袁世凯,袁世凯加油添醋的通过荣祿向慈禧太后告密;慈禧太后囚禁光绪,大抓变法人士,宣告“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变法六君子在菜市口就义,史称“戊戌六君子”。

图片 7

其实谭嗣同的选择可以有很多层面的意思。一方面,他相信继续和牺牲是两条同样重要的路,必须都要有人走下去。而他“愿以颈血刷污政”,成为中国为变法流血第一人。他要让变法在失败之后仍能起到震慑当局、唤醒大众的作用。

第三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面对生死!他感觉更大的遗憾是变法的失败,谭嗣同希望变革中国体制,使中国由弱变强大,不再受割地赔银得外国列强侮辱,他为自己的信仰而死。有这样追求的不畏生死不会逃走!

那么谭嗣同真的是维新派吗?我个人的看法即是也不是。谭嗣同是那个时代典型的迷茫者,救国救民的志向不会改变,但到底用什么手段却很迷茫。在维新派里他是激进分子,曾经把《明夷待访录》、《扬州十日记》等反清书籍向学生发放。这样宣扬民族意识的书籍,是革命派才会主动传播的。但他又不是纯粹的革命派,1898年光绪诏其入京,他也欣然前往,不符合革命派推翻重建的特征。

问题:戊戌变法后,谭嗣同本有机会和康有为逃到日本,为何非要送死?

戊戌变法失败,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保守势力企图彻底清除维新派成员。康有为、梁启超逃亡日本,其他人或者被捕,或者逃亡他处。然而谭嗣同情况非常特殊,他本来可以躲过一劫,但却放弃了谋生的机会,选择慷慨赴死。

是晩清成就了,谭嗣同康有为二位英雄,二位英雄的壮举,更体现了晚清的腐朽。

另一方面,他的血不仅是为变法而流,也是为了革命而流。因为他的血也让大家看清楚了腐朽清政府的真面目,国家已经没有办法通过和平改造实现复兴,他用鲜血证明了此路不通,只有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谭嗣同在变法失败后有人通知他快跑,他不走,而且还说了一句令后世很多人动容的传世名言:“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死时年仅34岁。谭嗣同的父亲是清朝巡抚,就凭谭嗣同的这句就义名言,也名垂青史了。谭嗣同的这句话,实际上也回答了“悟空问答”的提问了。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回答:

戊戌变法后谭嗣同拒绝了去日本的船票,留下世人皆知的四句话!足以证明他为何不逃走。

回答:

第二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从容面对带血得刺刀仰天大笑,希望他自己的一腔热血能够惊觉苟且偷安的芸芸众生,更期望留下来的维新变革人士能忍死求生!为变革在做贡献,他把康有为的“去”和自己“留”看的同样伟大!这是胸怀的慷慨而悲壮!所以说逃和留在谭嗣同来说对维新变革做的贡献是一样的,他没有理由逃走。

1898年的“戊戌变法”,应该从1895年甲午海战中方失败后,即将签定的“马关条约”前的“公车上书”开始。当时康有为联合各省上京参加会试的举人,向都察院投递“上皇帝书”,反对“马关条约”,提倡变法;史称“公车上书”。

回答:

而且光绪皇帝也被软禁于瀛台。光绪皇帝,这个明明可以高枕无忧尽享荣华富贵,明明可以两不得罪安然度日之人,选择以身犯险去触碰慈禧太后的逆鳞,即使是谭嗣同这等有新思想新见识的人也为这份知己般的君臣关系感到珍惜,愿意与之共同承担变法失败的后果。

翻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谭老的壮举可以大书一笔!一个为抱负理想不能实现而愿慷慨去赴死的人有多少?当年开除内奸工贼XXX
的表决千来号大人物也只有一个弱女子不举手,用生命诠释自己理念的举动难道能说不伟大吗?

1898年的“戊戌变法”己经过去120年了,这次变法震惊了晚清朝野,牵动了各方神经,是我国近代史上一次重要的变革运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