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照大顶山发掘东周古墓群遗址,黑龙江东源龙尾排遗址察觉具有风格的商代墓地

  墓圹多较狭小,多数墓口长度在1.9 至2.2 米、宽度在0.5 至0.8
米之间,少数长至2.5 米左右,个别不及1.5 米,其中M11 墓口长度仅有1.2
米,M33墓圹相对较大,长逾3
米。墓坑多于基岩风化壳之上直接开挖而成,深度普遍较浅,多在0.2 至0.3
米,部分墓葬在0.1 米左右,亦有深度仅0.05
米的极端情况,随葬器物已出露于墓口,个别墓葬如M32 则深至0.42
米。墓葬深度普遍较浅的情况应与长期的自然、人为破坏关系甚大,类似现象常见于广东地区先秦时期山岗台地遗址,有些遗址仅余残损器物而遗迹不存,其缘故概莫如是。

作者简介

  最后,遗址出土文化遗物虽可见广东本土商代遗存的类型特征,更反映出外来考古学文化因素的强烈影响。考虑到灯塔盆地地处连接南岭山地与东江中下游腹地、粤东与粤北地区的重要地理位置,龙尾排商代大型墓地所代表的文化及族群在不同区域考古学文化传播与交流中可能起着重要作用。

大顶山遗址是广东地区先秦考古的重要新发现

  东、西两区墓葬在随葬器物方面存在一定差异。西区随葬品数量相对丰富,多数随葬器物4
至7 件,部分墓葬则超过10 件,相邻居于西区中央位置的M15、M33
及居东端的M34 随葬品数量最多,M15 与M34 皆多达25
件以上;除豆、罐与钵等陶器组合外,随葬纺轮的现象较为常见,一般见1
至2件,M34 与M15 分别出土纺轮十余件;随葬石器者仅3 例,其中M15 与M23
各随葬石锛1 件,M33 则有6 件,同一墓葬纺轮与石器共出的则仅有M15
一例。东区除M5、M28、M31
等少数墓葬,其余墓葬随葬品数量均较少,有多座墓仅有1~2
件;随葬陶纺轮的现象基本不见,而随葬石器者超过半数,其中M31
随葬石锛与石锛毛坯二十余件;随葬陶器同样以豆、罐、钵等圈足器与凹底器为主,另有零星残袋足与锥形足;陶豆在随葬品组合中的比重相对略低,西区少见的粗把豆在东区则较多见。

河源市博物馆原馆长黄东告诉记者,大顶山遗址也是广东地区先秦考古的重要新发现,从其出土的文物来看,这是否与博罗县横岭山春秋、战国墓遗址有着考古学相关联系,还有待考古学家今后作出进一步深入研究。(记者:曾焕阳
通讯员/摄影:黄志青)

    
 龙尾排遗址位于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船塘镇凹头村,地处粤北东江流域上游、灯塔盆地东部。为配合汕昆高速工程建设,2016
年1 月开始,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东源县博物馆对其进行抢救发掘。

大顶山古墓群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发掘现场的土地现已被平整。

  东源龙尾排遗址是继深圳屋背岭遗址之后在广东地区发现的又一大型商代墓地。目前初步研究表明,与东江流域以东的榕江流域及珠江三角洲地区等地商代遗存相比较,龙尾排遗址墓葬具有该时期遗存的某些共性,亦表现有明显的独特性而异于以往所见广东商时期墓葬材料。

大顶山古墓群考古发掘现场遗留的探沟。

  龙尾排为地势低缓的山前侵蚀台地,海拔高度180 米,相对高度30
米,南倚山地,东距东江二级支流船塘河约1
千米。发掘区位于坡顶北部,揭露面积近1000
平米。本次考古发掘取得丰硕成果,发现大量商时期遗迹与各类珍贵文物,截至目前已清理墓葬35座。

出土陶罐种类丰富。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从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知:在建中的赣深高铁河源市东源县蓝口镇境内路段发现一处商代后期至西周时期的古墓群遗址,经过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连续数月的抢救性考古发掘,现已清理出西周时期古墓葬多座,共出土陶器和石器等各类文物数百件。

  综上所述,东源龙尾排遗址是广东地区先秦考古的重要新发现,其文物资料有助于进一步厘清广东地区先秦考古学文化谱系,也为深入研究先秦时期华南地区及广东境内不同区域的考古学文化传播与交流、岭南早期社会文明进程等课题增添了极为重要的新材料。

大顶山古墓群遗址出土的各类陶罐。

  由于水土流失与长期耕作,遗址内地层堆积保存情况较差,多数探方表土层下即见遗迹。墓葬主要发现于北坡上缘,按其分布情况又可分为相对集中的东、西两个片区,墓葬之间彼此无打破关系。墓葬形制较为单一,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未见二层台及腰坑等特殊现象,墓向基本一致,多在270°至300°之间。墓内人体骨骸皆无存,未能提供鉴定墓主性别、年龄与葬式等情况的遗存,亦未发现明确葬具迹象。

在采访中了解到,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将对外举办2018年度广东文物考古汇报会,届时,将对广东先秦考古新发现——河源市东源县蓝口镇大顶山墓地的考古发掘成果进行专题通报。

  墓葬出土陶器与石器等各类随葬器物250
余件,其中以类型丰富的陶器数量为多。陶器分泥质与夹砂两大类,以泥质软陶为主,泥质硬陶次之,夹砂软陶再次之,此外还见有少量表面磨光的黑皮陶。陶器纹饰以方格纹、菱格纹为大宗,少量曲折纹与条纹,高柄陶豆上流行饰弦纹,另有部分戳印纹,泥质软陶多见素面器物。陶器以圈足器、凹底器为主,少量三足器,器类有豆、罐、壶、钵、盘、尊、釜、盆、杯、簋、器座及纺轮等。随葬陶器以豆、罐与钵的组合为主,又以豆类数量最多,达60
余件,且型式丰富多样,虽皆为高柄豆,柄部有细把、粗把之分,豆盘口沿见有喇叭口、子口、直口、敛口等,腹部则有斜直腹、弧腹、曲腹、浅腹等;罐类以方格纹折肩凹底罐为主,部分圈足罐;钵以方格纹子口凹底钵最为多见。随葬石器类型相对单一,多为磨制石锛或石锛毛坯,零星砺石、石镞等。墓葬中不乏使用破损乃至残碎较甚陶器用作随葬品的现象。

大顶山古墓群遗址出土的各类陶罐。

  龙尾排遗址出土方格纹凹底罐、圈足罐及凹底钵等陶器在粤东、粤北与珠江三角洲地区商代遗址中习见,和平子顶山遗址、普宁后山遗址、东莞村头遗址与深圳屋背岭二期遗存中可见到类型相近的高柄豆、折肩凹底罐、带流壶及子口凹底钵,尤其各型凹底器为广东商代遗存中典型器物。墓葬形制及随葬器物组合显示龙尾排遗址发现墓葬大体属同一时期,其整体年代应在商时期。

据了解,为配合当年的汕昆高速公路工程建设,2016年1月开始,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东源县博物馆,对河源市东源县船塘镇凹头村龙尾排一大型商代墓地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先后发现大量商代时期遗迹与各类珍贵文物,共清理出墓葬35座,墓葬出土陶器与石器等各类随葬器物250余件,其中以类型丰富的陶器数量为多。据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刘锁强介绍,东源县船塘镇龙尾排遗址是广东地区先秦考古的重要新发现。

  其次,高柄陶豆占龙尾排遗址出土陶器数量近四成,集中出土如此数量众多、型式多样的陶豆在岭南先秦遗址中极其罕见,陶豆作为墓葬随葬品组合中占据首要地位的大宗器物更是迄今唯一发现。

姓名:曾焕阳 黄志青 工作单位:

  首先,龙尾排所发现墓葬虽同样多为小型土坑墓,但相较深圳屋背岭、普宁后山等遗址,其随葬品数量相对较多、器物类型更为丰富,单个墓葬随葬大量陶纺轮或石锛的现象在广东同时期遗存中尤为罕见。

在东源县蓝口镇车头山村的大顶山古墓群遗址看到,在建中的赣深高铁工程,其高架桥贯穿于整座大顶山,站在大顶山山顶往前观望,近处是一条川流不息的东江河,河边不远处就是梅河高速公路,记者现场看到,古墓群遗址位于大顶山的山顶及山腰处,现场考古发掘的山地已被平整,但山上考古发掘现场遗留的多条探沟仍依稀可辨。

  第四,龙尾排遗址东、西两区在随葬品组合上表现出某种差异性,尤其陶纺轮与石锛作为性别区分或生产分工意义的特殊器物,在同一墓地不同片区墓葬中的使用具有明显分化,我们初步推断其作为大型公共墓地可能存在基于性别与社会分工的规划,如有更多材料证实这一推断,对于研究该时期本地区的丧葬习俗、社会经济形态及社会复杂化程度无疑深具指示意义。

据东源县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黄友明介绍,2018年5月,在建中的赣深高铁东源县蓝口镇路段,施工人员意外发现该镇车头山村的大顶山山顶,有一处疑似古墓群遗址,遂逐级上报。为配合高铁赣深工程建设,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随后联合东源县博物馆对该县蓝口镇车头山村的大顶山遗址进行抢救性文物考古发掘。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刘锁强)

出土的墓葬随葬器物以类型丰富的陶器居多

在东源县博物馆看到,大顶山古墓群遗址出土的大量零碎或破损陶器,经过考古工作人员历经数月的集中修复,多数陶器已被修整完好,屋内一个高达数层的铁架子摆满了修复好的各类型陶器,各种陶器体积大小不一,既有陶豆、陶钵、陶罐和陶器座,也有各种形状不一的石器,其中一条石戈长约29厘米,石戈的方形下方还有一个打磨精致的圆孔。

据东源县博物馆有关负责人介绍,大顶山遗址是该县继龙尾排遗址之后发现的又一大型商代至西周时期的墓地。目前,经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初步研究表明,与东江流域以东的榕江流域以及珠江三角洲地区等地商代古墓葬遗存相比较,东源县大顶山遗址墓葬具有该时期遗存的某些共性,也表现有明显的独特性而异于其他广东商代后期墓葬材料,特别是具有长颈、长身特征的罐、壶、杯等陶器,在岭南遗址中少见。

古墓群遗址出土的石戈。

黄友明称,大顶山古墓群遗址地处粤北东江流域上游,遗址距离东江河畔不远,古墓群遗址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经过为期数月的抢救性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共清理出西周时期墓葬多座,出土陶器与石器等各类文物数百件。黄友明告诉记者,墓葬随葬器物以类型丰富的陶器居多,而陶器以圈足器、平底器、圜底器和具有长颈、长身特征的陶器为主;器型有罐、壶、杯等;陶器纹饰有席纹、同心圆纹、三角刻花纹等;石器则有双肩石锛、石铲、石戈等种类。

据悉,此次举办的专题汇报会,是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30年来首次面向公众开放的汇报会。

发表评论